忍者ブログ

曲中景

依然相信愛情


新年裏,孤清的小雨,散亂地飄灑著,輕輕濕了灰塵,也冷了人身。好久不見的精靈,大概也是為過年而來的吧?
一直喜歡雨,能讓人感知到生命律動的美,也蘊藏著無限柔情,雨是水,是柔而剛的。曾經與一位同事討論山與水,最後以他提到的海而告終,彼此只是表述了各自的看法,沒有定論,因為我實在無法喜歡上海。儘管海是水的另一種形式,卻是兩個極端的組合。目光所及之處也是既一覽無餘,又深不可測。幾年前到過真正的海邊,面對一片空曠,似乎遐想不出更多的韻美,也許還是自身底蘊不夠吧。相反,更喜歡山一些,山的離散神和、曲徑通幽、靈秀雅致,不可預知,卻暗藏著太多玄妙!許多絕景,不親臨,無以體會;許多崢嶸,也只為攀尋者而露了。因為這樣的山,便喜歡這樣的水,迤邐在疊峰峽谷間,隱埋在山石之下,突兀在平川之上,氣勢雄為瀑,性情柔為溪,這才是真正的水!如此結合的山水美是靈異無比的!雨,沒有水在地表的千姿模樣,自身仍是靈動的,或從長空飄逸而來,或從低空雷動而出,只要自己願意,何種形式的美姿都可以盡情展現,這樣無拘無束的生命,多麼令人嚮往!
抑或緣於這樣一種偏執,便厭倦喧囂的城市,雖然自己所在的規模不是很大。時逢大節,熱鬧不可避免。指定的煙花燃放處,時時傳來刺耳的響聲,冷不丁還會驚嚇了有些呆滯的神經。樓下也有零星的鞭炮聲清脆入耳,給現今年味不太濃的春節增添了幾分喜慶。實際上,真正意義上的春節已基本結束,只有孩童們還沉浸在一番玩樂之中。對於他們來說,喜歡春節,大概不是因為吃穿,卻一定為著一個玩字。平日裏大把的功課,無休止的輔導班,特長班,會在這時戛然而止,家長們也會放鬆押解,大家共樂了。兒子也像脫韁的野馬,整天不歸家。家人們都廟會去了,剩下自己獨享一份恬靜的閑樂。在補給足了三個晚上所欠的睡眠後,還有機會碰面文字,好不愜意!
這樣的時候,心是寧靜的。很多天沒有這樣獨立面對自己了,也就忘了心被擱置在了什麼地方,直愣愣地發著呆,似乎也很喜歡這樣的情形。走到鏡子面前,對著自己傻傻地一笑,沒有任何感慨。放眼望窗外,遠山近湖浸在這寂寒漠漠裏,讓我充分的領略著純淨的美。看著這些,自己也不知所以地安靜了下來。我知道,自己是喜歡這樣一種美的,因為這樣的美比較單純。也許單純的東西比較容易讓人接受吧?
茶几上,手機短消息的提示音還會時不時地響一下,拾起來悠悠回復著,沒有了前些天的頻繁,倒也精心了許多。總是習慣了這樣賴在家的日子,有點孤獨卻不寂寞。獨自坐在電腦旁,沏上一杯熱茶。平時很少品真正的茶,一直鍾愛苦蕎茶水。只是看到朋友能將茶品得那般潤色,品出多種滋味,也故作高雅一回。手握著溫熱的茶杯,一到冬天就雙手冰涼的我便立刻有了溫暖的感覺。揭開茶蓋,嫋嫋的熱氣和淡淡的茶香氤氳開來,彌漫在身旁,濕潤了我的眼睛。看著茶葉在水中盡情綻放,那些美麗的花在杯裏呈現出別樣的姿態,竟一時看傻了眼,心裏有了柔柔的憐惜。它們也是花啊,那麼滾燙的水淋在身上不疼麼?轉過身來,突然了悟,茶葉遇沸水才能綻放美麗,就像自己遇到心儀的人,所有的美麗也只為一個人綻放一樣,即使痛著也快樂著。
輕啜一口,唇留餘香。慢慢敲打出點滴字元,代替聲音的表述。也不知何時,喜歡上了大腦與十指的合併運動,而將口舌閒置一旁。也不知何時,漸漸遠離了群處的口若懸河,漸漸習慣於三兩人靜坐的細細聆聽,漸漸將昨日殘留的傷痕碎片打理成包,拋至九宵雲外……
回首往事,光陰如水,不覺間就走到了這個年紀,雖然無多大波折,可總是覺得有點壓抑。年少時,對什麼美好的東西都有一份相隨的衝動,即便轉眼也會忘卻一些,而深留在記憶裏的,仍然是那些因瞬間衝動而綻放的情節,它們已經在生命的年輪裏結果了。隨著時間的漫移與風霜的滲透,也開始瞭解自己的另一面,更發現自己是那麼渺小,那麼微不足道。生存在這個世界裏,實在沒有可以撼動什麼的能力。就那樣看著韶華點點流失而無力挽回,看著人事鋪展而沒有了太多的奢求,很是奇怪那些突發都逃逸到什麼地方去了。就像此刻,獨自室內,自己只是一顆小小的生命塵埃,如室外飄飛的小雨點,落地無聲,落地無痕。也許這樣想會讓心靈有諸多平靜吧?
一直陷落在一張無形的網裏,執著著所有的熱情,沒遇上雲開霧散,也沒明白關於愛情,關於人生的真諦。和同性朋友聊天時,聊得最多的便是關於婚姻,關於家庭,關於男人。她們說這世上男人沒有幾個是好東西,信什麼也別輕信男人。似乎每個不幸福的女人對男人都有深苦大恨。可女人卻偏偏傻帽,明知那個“真理”絕對,卻一次次又背叛自己。不知男性朋友看到此處會不會對我扔板磚?會不會反唇相譏?其實最終的哲理是:不管男人有多壞,女人還是離不了男人,就像男人離不了女人一樣。我不絕對信男人,但依然相信愛情,很矛盾的事。
人有時候很奇怪,總是在莫名其妙的時候,有一股莫名的思想在湧動,好似看到了什麼,明白了什麼,然而什麼也沒有看到,什麼也沒有搞清楚。我常常就會這樣地想,常常會這樣地堅韌,也常常會這樣地放棄。節日的喜慶,並沒有帶給自己太多的快樂,親朋相聚似乎也是天經地義的事。那些遠的守候,近的陪伴,也近乎貌合神離。是自己敏感了,還是沒有信心了?有些時候,懷疑的是自己的心,而不是自己的眼睛!窗外零落的小雨會不會也想過自己落地那一刻的境遇呢?我想,它大概還沒來得及思維吧?因為它還未成水!
窗外的小雨在自由著,此時,我的腦袋也一樣自由著。喜歡這樣不受桎梏,文字也就隨意塗鴉了。灑落在空間裏的那些寡淡的文字讓一些友傷感過,有友甚至因為我的文字淚泣而選擇彼此陌路。我沒有想到我那麼大罪過,在此給朋友們道歉了。其實,我早說過,玩弄文字的人本質上就是精神騙子,因為文字是注重修辭手法的,就如五D電影的目的就是要把觀眾帶離席位一樣。確切地說自己也不喜歡寫悲情文字,也很想讓朋友都能感受我的快樂,只是筆力已定,本性難移了。但願大家只當之為文字一讀,僅此而已。我的文字大多也關於風花雪月,大概女人一生就為愛情而活了的緣故。沒有幾個女人能拒絕愛情,除非傷到心死;也沒有幾個男人不追逐愛情,除非異變。為愛,傷害;為愛,執著;為愛,犯傻。無數的人為愛捨棄一切,即使“貂裘換酒也堪豪”的秋瑾最終也為愛選擇了槍口,更不要說決鬥的普希金了。所以,關於愛情的傳說,便是關於人類的淵源的探尋,至今無結果。我這樣的小女人,又怎麼能不在其列呢?世間之大聖人者,非此之輩,我只好做庸俗人,寫庸俗字了,但是,文字與愛情不是相等的!友們看文字,也就沒有揣測的意義了。
人生的一份散漫,大抵非此即彼。在我寫著文字的同時,也不忘窗外的小雨。我想,甘於此時而來的小雨應該是從容的,它在自我一片天空裏盡情舞動,把生命裏最精彩的部分表達了出來,而我呢?我沒有它那麼灑脫,只能在自我空間裏靜靜沉鬱著。輕輕的寒冷又襲了來,外面依舊沉浸在節日的氛圍之中。開著的電視裏傳來那英演唱的“春暖花開”,那不算唯美的聲音卻久久不曾散去。我不知道它可曾驚動了什麼,只是覺得一切忽然有了動感,像生命的血液一樣,汩汩地流淌著。
坐久了,逐漸感知到雙腳有些冷。端起杯子,茶也涼了,還是呷了一口,淡淡的苦澀,如間斷流落的字,總是有些生澀的。將茶重新注入開水,暖了些,味兒也淡了些,或許,任何一件事情都逃不過這樣的厄運。不願甘於平淡,便樂此不疲地追尋著,所以才會有俗語“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”,可最終的歸宿在哪里呢?
人生太匆匆,遺忘與記憶交錯。是與非,愛與恨,已成無言的結局。雖然有時還會有“早知如此絆人心,何如當初莫相識”的感歎,畢竟在時間的碾磨下,一切都可以趨於平靜。生命不堪太多的負荷,記住美好已經足夠!一切都可以宛如季節裏的這些小雨,那樣平和,那樣輕盈,那樣靜美!
起身打開窗,聽風悠悠地吹著,看小雨獨自飄飛著。冷,靜靜地蔓延到可以感覺的地方,我的思緒也無邊無際的向可以伸展的地方延伸著。我坐聽自己血流的聲音,它慢慢的流淌著;我聆聽自己思維挪移的聲音,它輕輕地滑行著。我想,這些血液,這些神筋,會隨著我到達生命終止的那一刻吧。這樣想時,迎著窗外,端起茶杯,輕輕抿一小口淡香,放任靈魂徜徉在這場春雨中。雨還是那麼柔,那麼柔……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