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曲中景

杏林的秋天很暖


昨夜一場淅淅瀝瀝的小雨,打落了一地的憂傷;幾陣蕭蕭瑟瑟的秋風,卷起了漫天的眷戀。龐璿翩躚飛舞,蹦蹦跳跳的翻滾,調皮一陣之後,陸續沉靜在了母親的懷抱。伴著朗朗的書聲,信步中心花園。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頂上輕輕瀉下來,徐徐地微風從枝間拂過,熟透的五角楓閃著晃目的金光好似調皮的星星眨眼,剔透的露珠兒反射出刺眼的光芒宛如鑽石般璀璨。
不忍吵醒孩子們的清夢,踮著腳尖找尋空隙下腳,始終還是不小心踩到他們。咯吱,分不清是疼痛的尖叫,還是美夢中的囈語。我挪開,腳下恢復了平靜。幾只花喜鵲興奮地蹦下枝頭,蜻蜓點水般的在孩子間雀躍。時而低頭與孩子私語,時而用小爪子輕輕的為孩子翻身,仿佛就好像是兒科醫院裏美麗的白衣天使。
“糟了要遲到啦!”喘息裏急促的喊聲打破了這祥和畫境。緊接著兩輛紅領巾飛馳而過,驚起一陣彩蝶紛飛,“踏花歸來馬蹄香”,哈哈,突然間閃過這句詩,此情此景我也只能想到這句詩啦。雖然略遜於我們大理蝴蝶泉三月的勝景,但在這浮華的城市中這樣的淨土已經很少啦!
好景總是不會太長久的,也正是是因為曇花一現而顯得彌足珍貴。唰唰……唰唰……孩子們在大叔的掃帚下無奈的起身,“就讓我再回頭看一眼吧。”一個調皮的孩子跳了回來。“走吧,走吧,你已經成熟啦該離開這個家啦!”狠心的大叔再一次把他掃了回去。在路的盡頭孩子們聚在了環衛車裏,留下了一路的潮濕。所有的孩子都是一樣的,轉身離開之後都會默默地流淚。
車輪吱吱向前,孩子們與大叔矯健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號院的拐角處。李時珍廣場方向隱隱約約傳來了竊竊的讀書聲,漢語英語交雜,勤奮的孩子開始了晨讀。一陣陣風輕輕的拂過枝頭,拂亂了她剛梳洗好的髮髻,她扭了扭脖子,把書交給左手,右手稍稍探了一下額頭垂下的那縷飄動的頭髮,輕輕的往耳後捥起,隨後把右手又縮回了衣兜。桃花色的臉蛋猜不出是凍得還是麗質;左手有點輕微的顫抖,也不知道是習慣還是本能。這是孟秋的清晨,已經有了冬的氣息。清風雖不刺骨但也不再溫柔,這點寒意還影響不了孩子求知的渴望,自始至終也沒見她的視線離開過書本。一只喜鵲飛到了孫鴻泉先生像旁的丁香樹上。抖抖尾巴回頭看看,五號樓前一批批未來醫學泰斗們匆匆走過。
噴水池邊漸漸喧鬧了起來,西村方向步履蹣跚的走來幾位笑容可掬的老人。一路歡聲笑語,時不時的舞弄一下手中的寶劍,那般好似要切磋切磋武藝。孝子們弓著腰推著慈祥的父親停下來蓋好父親腿上的毯子。慈祥的奶奶,用顫抖的雙手為輪椅上測著頭的爺爺扣上衣扣。幸福的媽咪柔柔的擦去嬰兒車裏孩子的口水,胖胖的寶寶笑眯了眼,粉嘟嘟的小手指向藍藍的天空。體貼的大哥也為他身邊的准媽媽拉好披巾,笨拙輕盈的邁過來。椅子上嬌羞的姑娘正懶懶的把纖細的雙手伸向旁邊的帥小夥,小夥捧住雙手低頭哈氣,準備用他微微的熱量來溫暖那雙鮮嫩的素手,那顆顆深愛他的心。國槐似乎想營造些喜氣,灑下漫天的禮花。
幾個書包放倒了石桌上,筆記本開了,一群熱血青年圍著討論得津津樂道。綜合樓前幾個公事包走了進去,六號樓裏走出了幾個打哈欠的,陽光灑到了白求恩大夫的臉上,他還是沉著睿智。食堂門前的人流逐漸稀少,圖東門口早已停滿了五顏六色的自行車。
悅耳的上課鈴聲從圖東傳來,教室裏早已不在喧鬧,資深的學者正在講臺上講述著“往聖絕學”,講臺下一個個“大醫精誠”正在精心塑造。“礅醫勵學,至精至誠”的故事早已開始上映。
橘香路上一對小貓悠閒的走過,朝著老舍故居方向走去。濟南的冬天很美,杏林的秋天很暖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